灯火可亲

©原创   2020-08-10 09:18  

夏夜,散步于乡间,蛙鸣声声,凉风爽爽。社会在发展,一盏盏太阳能路灯伫立在村道两旁或主要路口处,乡村也有了“夜生活”,健身、跳坝坝舞、喝夜啤酒,就连那蟋蟀也不知疲倦地卖力地叫着……

以前,总觉得乡下的夜晚除了宁静,就是漆黑。即使看起来比城里又大又亮的明月为村庄披上了一层银辉,但一泻千里的月光只是照亮了人们心中的乡愁,毕竟月亮高悬,而路灯才更管用、更亲近一些。汪曾祺先生说:“家人闲坐,灯火可亲。”一家人,一盏灯,围坐在一起,这是多么温馨的闲暇时光。正是为了这份美好,不知有多少夜行的路人在往家中赶路,一盏路灯照归途,盏盏灯火皆可亲。

儿时,家居乡村,那年月即便村道上安装有路灯,平时一般都不开,为的是节约,只是过春节那几天,才彻夜通明,渲染节日氛围,图个吉利。因为“灯”与“丁”谐音,自古以来添人添丁在农村都认为是一件喜事。

记得乡下老屋位于村道的十字路口,且门前有一盏电灯,是母亲从家中接线安上的,称不上路灯,因为它那微弱的灯光只能照亮一小块地方,仅仅可供夜行的路人识别方向。那时,我很疑惑,生活上十分节俭的母亲却偏偏喜欢夜夜开着门口那盏电灯,给过路的行人一个方便。后来,母亲指着手臂上的一道疤痕说:“这是我年轻时去城里看电影摸黑回来途中摔伤的。当时没钱买手电筒,风很大,天又黑,一不小心,就摔倒在一个斜坡坎下……”

由己及人,凡人善举,母亲便带头做了一件好事:给行人亮一盏指路的明灯。

这让我想起了从书中读到的一个盲人的故事:他白天给人按摩,晚上归来时,一手拄拐杖,一手提着灯笼。不少人奇怪地问他:“你眼睛看不见,还提灯笼干啥?”“照路,让别人走得稳当点,他们行稳致远,我便安全无忧!”这位盲人看不见光,但心里却一片光明。

我们为什么不尽可能地为自己也为别人点亮一盏灯呢?春夜的灯,仿佛是一朵鲜艳的花儿;冬夜的灯,恰如是一团温暖的炉火。哼起经典老歌《星星点灯》:“星星点灯照亮我的家门,让迷失的孩子找到来时的路,星星点灯照亮我的前程,用一点光温暖孩子的心……”歌曲拨动心弦,我明白了,一生节俭的母亲为何自己掏电费也要常开路灯,她想给夜行人一些温暖的光亮,让乡村的夜充满温情,灯火可亲,人间有味。

不管是在宜人的春夜,还是在寒冷的冬夜,不管是在令人遐想的星辰,还是在润物细无声的雨夜,给黑夜一盏明亮的灯,对己而言,可谓轻而易举,但对他人而言,它可能就是一串永远闪亮的北斗星!想起母亲,灯火可亲,老家门外的那盏路灯始终温暖着我的岁月,温暖着我的记忆,一盏路灯照心途。

(张春波)

相关阅读

0 条评论
来说两句吧。。。
最热评论
最新评论
来说两句吧...
已有0人参与,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
加载中。。。。
表情